宜春一锁店广告称“不怕寨下兄弟开外挂”惹怒寨下人

来源:新法制报 记者:郭俊 编辑:唐娟 发布: 2016-09-30 14:20

9月8日,因为一起打砸事件,宜春市袁州区寨下镇再次引发舆论关注——为宣传产品,宜春一家锁店打出了“不怕寨下兄弟开外挂”的喷绘广告,悬挂在当地多个小区。此举惹怒了一些寨下人,他们认为受到了歧视,愤而围攻商家,最终锁店被砸损失惨重,被迫停业。

事实上,锁店之言并非空穴来风,因为被公安部点名“技术开锁偷遍全国”猖獗,寨下镇此前曾被整治。

广告监督部门表示,锁店的广告涉嫌歧视,应立即整改。当地警方称,打砸行为涉嫌犯罪,已立案侦查。

专家认为,地域歧视广告侵害了公民平等权和人格权,但面对地域歧视应依法维权。

锁店被打砸后人去楼空

老板得罪人?锁店突然遭打砸

9月20日,宜春市宜阳新区,沿着锦绣大道向东行至宜春国际商贸城22栋2号的必达智能锁店。

与附近人来人往的店面不同的是,锁店虽然大门全开,但是店内却空无一人,门口则散落着一些玻璃渣。店内一片狼藉,两边展柜的玻璃均已损坏,品牌标识也被抠掉,一旁展示的智能锁产品也被破坏,门上仍有刀砍的痕迹。

提到这间店面的遭遇,附近的商家仍感到心悸。

“那天,就听见一阵啪啪的声音,我出门一看,对面的锁店正在被打砸,太吓人了。”附近一位商家说。

锁店隔壁商家龙芳提供的一段监控视频显示,9月8日下午,锁店玻璃大门紧闭,突然来了数名手持铁锤、铁棍和长斧的男子,将大门砸碎后闯入店内,肆意打砸展柜,破坏产品,甚至连监视器最后也被打落在地,视频随即终止。

“这还不是第一批。”龙芳表示,早在前一天,就有不少男子聚集在锁店门前,扬言要找老板谢小波讨要说法,“他好像是得罪人了”。

一位目击者于9月7日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,数名手持铁棍的男子聚集在锁店门前,将该店喷绘广告踩在脚下,并不断用当地方言挑衅辱骂谢小波;谢小波则试图向这些男子解释些什么,但却被屡屡打断,一脸无奈。

“看到这种情况,谢小波马上就报警了,这才暂时缓解了事态恶化发展。”龙芳说。

可是,第二天锁店还是遭到了打砸。

缘于“不怕寨下兄弟开外挂”广告语

谁也不会想到,引发此次事端的,竟然是一则广告。

据知情人介绍,在开业前的筹备阶段,为了打造品牌知名度,锁店制作了一份大型喷绘广告,悬挂在宜春多个小区内。在宣传产品优点之余,广告中还有一句:“不怕寨下兄弟开外挂,开启前‘锁’未有的指纹安全时代。”

“怎么能这样打广告?”寨下佬钣金喷漆店的老板表示,他能理解商家初开业时为产品做宣传的初衷,但是无法接受这种宣传方式,“这不是暗指我们5万多寨下人都是小偷吗?太气人了!”

一名不愿具名的寨下人甚至声称,如果当时在现场,他也会参与打砸。

“支持去打官司,让商家赔”、“哪里都有好人坏人,怎么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”……

据知情人介绍,锁店老板的喷绘广告被拍照上传到网上后,迅速引起了寨下人的围攻。

群情声讨之下,一些商家对锁店的遭遇表示同情。“寨下本来就很多溜门撬锁的人,商家这样打广告并没有什么不妥。”一位目睹打砸事件的商家直言。

此言并非空穴来风。今年3月22日,全国公安机关打击盗抢骗犯罪工作会议召开,宜春市袁州区被公安部点名,列为全国地域性职业犯罪群体重点打击地区之一。之后,寨下镇就迎来了浩大的整治声势。

据了解,寨下镇有5万人,至今已有1200多人次因盗窃被判刑,16个村中就有10个村有村民因从事“技术开锁”入室盗窃被警方通缉。

这样恶劣的社会风气,无疑极大损害了当地形象。寨下镇党委副书记邹清云认为,过去寨下出现的犯罪团伙多是不争的事实,而且这部分人的行为,已经影响了大多数群众的名声和利益,“有村民外出打工,别人一看是寨下的,就不录用。甚至有的地方发生技术开锁入室盗窃案,首先会想,是不是寨下人干的?事实上很多案子破了后发现其实跟寨下人没有关系。”

寨下镇一名干部在受访时曾透露,他的一个做生意的朋友拿身份证去签合同,对方一看是寨下镇人,就不肯签了。迫于身份的无奈,这个朋友后来将户口迁出,不愿将户口留在寨下。

因身负“恶名”而长期蒙受的不公平待遇,锁店的广告将寨下人积压已久的激愤之情一下释放了出来。

道歉后锁店仍遭打砸

事实上,谢小波或许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要用这句广告语。

残留在锁店内的一张喷绘广告草稿纸显示,“不怕寨下兄弟开外挂”这句话起初并非广告语,在同样位置写的是“换锁不用换门,出门不用带钥匙”。

同样,在谢小波此前散发的广告传单上,也并未载明“不怕寨下兄弟开外挂”的话语,只是详述了必达智能锁与普通锁相比而言的诸多优点。

为何最后写上了那句话呢?由于锁店早已人去楼空,新法制报记者数次拨打谢小波的电话,却一直无法接通。同时,附近商家也表示无法找到谢小波,“自从店被砸之后,再没见过他了”。

锁店被砸的命运,其实也并非没有回转的余地。

据寨下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镇政府获悉锁店因歧视寨下被围攻的情况后,事发当天就成立了工作组。经协调,谢小波承诺将到寨下镇各自然村燃放鞭炮赔礼道歉,还会向寨下镇敬老院提供物质补偿及赔礼道歉,并从此关门歇业。

当天,谢小波还特意录制了一段道歉视频,上传到网上以求得寨下人的原谅,并锁了店门。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9月8日下午,锁店还是突然遭到了打砸,损失惨重。

“店面还没正式开张,这一砸,损失了近20万元。”龙芳表示,其间谢小波曾到她的店里聊过此事,他看起来十分沮丧,根本没有料到事态会发展至此。

省工商局称广告涉嫌歧视

“这种广告形式肯不允许的。”9月20日,宜春市工商局广告监督管理科科长柳青受访时指出,虽然寨下确实存在“技术开锁”猖獗的现象,但这只是其中一部分人的行为,并非每个寨下人都如此,“不怕寨下兄弟开外挂”的广告显然是将帽子扣到了所有寨下人头上,很不妥。

但是该如何界定这则广告的性质,柳青却犯了难:“这则广告确实有一定事实根据,不属于虚假广告,更不是欺诈,但认定为歧视好像也不合适。”

《广告法》第9条规定:“广告不得含有民族、种族、宗教、性别歧视的内容。”

“法律并未指明地域歧视也是不得含有的内容,到底该如何处罚,我们于法无据。”柳青坦言,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需要向上级部门请示。

据了解,目前我国还没有针对地域歧视的相关法律规定,这使得歧视他人者往往得不到应有处罚,一定程度上导致地域歧视现象严重。

对此,省工商局广告监督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明确回复,广告当中不得包含有贬低他人的内容,锁店的广告已经涉嫌歧视,“即使寨下确实‘技术开锁’猖獗,但不能一概而论,而且当地也已经在积极整治,就更不能如此广告。《广告法》虽然未指明广告不得含有地域歧视的内容,但在实践中,一般会将地域歧视界定为歧视,这也符合《广告法》第9条的立法本意。歧视广告发布时间不长,情节也不严重的,当地广告监督部门要求商家限期整改到位即可”。

专家建议面对歧视应依法维权

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系主任、省犯罪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颜三忠指出,锁店发布的广告内容,已经构成对寨下人的名誉侵权。

面对锁店的遭遇,颜三忠分析道,长期以来,由于一部分寨下人“技术开锁”的不良影响,外界对寨下逐渐形成了地域歧视,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地居民的生存权,形成了社会不公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锁店发布地域歧视广告,极易触怒寨下人,招致厄运。

“尽管如此,打砸显然不是正确的应对方式。”颜三忠认为,数名男子打砸锁店的行为已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,当地警方应追究责任。

《刑法》第275条规定,故意毁坏公私财物,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罚金;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颜三忠还说,面对这种地域歧视广告,寨下人可选择向当地广告监督部门举报,要求其监督锁店整改,或将锁店诉至法院,要求其撤下相关歧视广告,公开向寨下人赔礼道歉,并索赔一定金额;甚至可以由寨下镇政府出面提起公益诉讼,通过判决来扭转外界对于寨下的负面印象。

“锁店的广告,其实揭开了当下社会地域歧视随处可见的尴尬现状。”颜三忠提到,当下社会歧视已成为一种必须重视的社会心理,但我国尚未出台《反歧视法》,应对各种地域歧视,当事群体仍然缺乏有效的维权手段。他建议成立非政府组织——“平权委员会”,为受歧视群体提供合理合法的维权支持。

9月19日,宜春市公安局宜阳分局宜阳派出所警官辛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,数名男子打砸锁店的行为涉嫌犯罪,目前已经立案侦查。

猜你还想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