鄢文龙:杨柳依依

来源: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:欧阳华伟 发布: 2019-11-19 09:54
不会忘记,上大学时写作老师的命题《杨柳依依》。如果不是老师的命题,对杨柳,还真是一无所知。

不会忘记,上大学时写作老师的命题《杨柳依依》。

如果不是老师的命题,对杨柳,还真是一无所知。

曾记得有一幅对联:宜春春宜人,秀江江秀丽。描写的正是“山花照坞复烧溪,树树枝枝尽可迷”的杨柳依依的秀江两岸。

当写作老师何先生把我的习作当范文念给同学听的时候,我陶醉了。因为杨柳,因为依依的杨柳,因为笔下依依的杨柳。

可是,正当陶醉之际,写作老师陈先生却把我的习作当作批评的对象,极力反对文中词藻的华美,华美的词藻。

我明白,原来对同一件事情,角度不同,观点绝然不一。

我们不能因被肯定而得意忘形;我们更不能因被否定而妄自菲薄。

每当春天来临,温柔和煦的东风,面对垂柳总是情有独钟,陶醉地轻轻地吻着绿柳,悄悄地把村边河畔妆点进绿色的画屏。

那青青柳树虽相向无言,却翠眉舒展。

千尺柳丝,牵动万端离愁,在这柳老絮飞的暮春时节,人去春离情最苦。

春光虽老,却绿柳成荫,隔着清清的溪流,在烟雨迷蒙中醉酒听鹂,莺声如洗,婉转轻柔,漫步其中,浑然忘忧。

遂想起宋代王十朋的《咏柳》:

东君于此最钟情,妆点村村入画屏。向我无言眉自展,与人非故眼犹青。萦萦别恨丝千尺,断送春光絮一亭。叶底黄鹂音更好,隔溪烟雨醉时听。

你是这般轻柔袅娜,清幽雅静。

我们似乎聆听到宋代杨万里的《新柳》:

柳条百尺拂银塘,且莫深青只浅黄。未必柳条能蘸水,水中柳影引它长。

就在初春,池塘边,细细长长的柳条时而随风翻飞,轻柔袅娜,时而拂划水面,荡起层层碧波。

就在当时,诗人对眼前美景情不自禁生地发出规劝。怜柳惜时,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大好时光的无限依恋。

最迷人,柳条当空垂下。虽细软修长,但未必就能放肆地舔拥水面,那是因为水中倒影,纯情地会心地等待。

你是如此地娇嫩朦胧,和悦喜人。

我们仿佛看到元代蒲道源《赋柳》:

枯树生荑色已娇,低垂江岸映溪桥。东君不惜黄金缕,散作春风十万条。

那寂寞了一冬的枯柳,如今在春的爱抚下又重现生机。

那细长的枝条上,新芽点点泛碧,半黄未匀,娇嫩可人。

那袅娜多姿的柳树,或低垂江边,或掩映溪畔,倩影布遍了整个春天。

那明媚的春阳,毫不吝啬地把缕缕金线抛向人间,化作千万条细柳柔丝,正随风飘拂。

不关离愁,只是春意,尽在盎然。

你是这样地依依不舍,以丝系船。

我们仿佛身临唐代雍裕之《江边柳》的意境:

袅袅古堤边,青青一树烟。若为丝不断,留取系郎船 。

在那古堤岸边,垂柳成行,微风徐来,轻枝漫荡。远望之中,满树翠芽青嫩浅淡,丝丝缕缕,如雾如烟。

在那春光明媚之际,却是一对情侣别离之时。垂柳岸边,泪眼相送,离愁万缕,黯然神伤。

这柳丝正是情思,悠悠无绝,绵绵不断。留住了春光,系住了郎船。

那是依依;那是不舍。那依依不舍,令人荡气回肠。

你是那样绊惹春风,从不趋炎附势。

我们沉浸在垂柳让人垂涎欲滴的梦境之时,更体悟到唐彦谦《垂柳》的反讽:

绊惹春风别有情,世间谁敢斗轻盈。楚王江畔无端种,饿损纤腰学不成。

在那阳光明媚,万物蓬勃的融洽春日里,翠柳丝丝弄碧,袅袅下垂,有如一群调皮的少女,绊惹着温柔和煦的春风,翩翩起舞,跹跹弄影。

那舞姿多么飘逸;

那体态分外婀娜;

那天资百般灵秀;

简直就是那体态轻盈的赵飞燕。

那曲江岸边的垂柳,本无心所插,随意而种,可是楚王后宫斗艳争宠的宫女们,却自以为揣摩到了楚王“爱细腰”的心意,纷纷节食,频频束腰,非但没有学到杨柳的自然天成的风韵,却白白地……

谁说你欺弱妒强,你分明积极进取。

唐代司空曙《新柳》云:

全欺芳蕙晚,似妒寒梅疾。撩乱发青条,春风来几日。

因为蕙兰晚春迟开,不能与你分庭抗礼,你便傲然以时相欺;

因为腊梅严冬绽蕾,不能与你同时怒放,你便狂躁转而相妒。

你当风乱舞;

你急欲待发;

你迫不及待地抽芽吐穗;

你沉不住气地绿染柔枝;

为的是当春早发,早发,正当早春之时。

谁说你欢快得意,你分明自伤迟暮。

唐代李商隐《柳》有:

曾逐东风拂舞筵,乐游春苑断肠天。如何肯到清秋日,已带斜阳又带蝉。

阳光明媚的春天里,翠碧的柳丝追逐着和煦的东风,在乐游苑盛大的舞筵上翩然轻摆……

凄凄晚秋,斜阳残照,柳叶凋瑟,寒蝉急切悲鸣。

这时,李商隐的妻子刚刚亡故;

这时,李商隐正因“牛李党争”屡遭牵连;

这时,李商隐长期沉沦下僚,空余报国之情。

这历经今昔枯荣巨变的秋柳,正是李商隐,正是李商隐在自伤迟暮。

“天地只有三尺,而人在五尺开外,所以人人都要懂得低头。”苏格拉底仿佛让我看到杨柳依依状态下的低头。

生命,就像一条无尽的长河,我们既是过河人,更是摆渡者。船停在港湾,风平浪静,但这从来不是造船的目的。(鄢文龙

 

猜你还想看: